大海的公告版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孟樊

陽光下我在寫詩
悠哉游哉
機伶而不聽使喚的貓
慵懶得如磬石
始知語言像週日的菜市場
是一座叢林,堂而皇之
我提著菜籃想盛滿
豐富又有意思的人生
不敢奢望有一個角落
容我進去,但覺可以擺平
看到的是撲朔迷離的
霧罩在覆在
太陽光躍動的碎石路前
窗口有人掀開彩紋的布帘
跟你們,跟我,打招呼
有人啐了一口
一口唾液放一段室內樂
給你聽(親愛的,你在那裡?)
啊,這就是語言
剪刀石頭布黑球鞋光脚丫淚水
幼童玩捉迷藏遊戲
在叢林的入口與出口
之間,冒險才是唯一真實的
像黑貓泅在隆冬大霧中
伺機而動用牠的眼睛
菜市場吵雜的聲音垃圾一堆
無聊透頂的討價還價
祇那麼一點邏輯真可笑
賤價的陽光被忽略了
霧好濃好深
我想到吸管還有一杯快溢滿的可樂
走出菜市場差點迷路
趕緊回去做菜做愛兼諸
嘮叨──我們唯一的幾種溝通方式
我們是兩隻隱於市也隱於霧
膚色淡然無味的貓
噢,我始終忘記現在
正在寫詩,在她整理衣襟走后
我的窗口正向著一刻也未曾安寧的
羅斯福路挑戰,像菜市場
唉,對不起我的感覺
對不起身為讀者的你

來源~

每日一詩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海 的頭像
大海

海,藍藍的

大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布
  • 有太陽的時候....應該看不到霧.....(消音)
  • 詩人總是有著不同於一般的眼睛
    他們是缪思之先知

    大海 於 2009/05/08 13: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