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是一種路徑,一種方法,一種行為的呼喚,一種可能,去到我們想去的地方。

 

伊波

弄哭了所有好孩子壞孩子
連雨天的布幕都不小心撕壞了
之後
邪惡變得無趣

再頑劣的玩具
一抽起發條就散了
好多歌只有開頭好聽
哼了好多個開頭以後
就跟無數個昨天壞掉的聲音一樣了
只有空瓶子摔不壞愈排愈多
堆堆堆堆到海邊
爬滿螞蟻

決定不清洗
不要把海也弄壞

停止破壞性遊戲默默加入某協會舉辦的馬拉
松賽跑天空顏色曖昧不明沒有人問也沒有人
回答終點在哪裡呵欠聲源源不絕大家都說好
累其實只是無聊好無聊太無聊

只好發誓這是
最後一次破壞
然後

伸出食指
戳破
脹成眼淚的呵欠

陽光就
灑下來

難得溫暖的日子
偷來的糖果繃帶全都過期發霉剛好

在屋頂
然後
提起最大的勇氣

誠懇地

    樂
        奔

跳進垃圾車裡

 

來源~

【衛生紙詩刊】

創作者介紹

海,藍藍的

大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